您好!欢迎你光临十三家小院(石头记)5_蓝月无霜!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朋友原创专区>>>原创文章>>>十三家小院(石头记)5
十三家小院(石头记)5
发表日期:2011/1/5 21:01:00 出处:未知 作者:爱在无言 发布人:gxjl5704 已被访问 917

十三家小院(石头记)5
没有谁能说出婉如什么时候笑过;十三家房客的所有居民都不曾见过。不,也别说没见过,秃顶的苏武某天早晨因为拉肚子,起的早,不经意间在院门口瞥见这个婉如站在那里,朝院门外什么方向笑着招手;那一刻,婉如的笑带着凄美,就象一幅唯美的画卷,一时间苏武都看呆了。
那张脸,笑的时候那样开心;可停住笑,呆立在院门口,又显得那样凄凉与恋恋恋不舍……”过后,苏武偷偷跟我说起时,语气里带着怜惜:这孩子,也够可怜的……”
这位苏武大哥,说话总是慢条斯理的,哪怕前面有天大的事,他还会照样以他固有的语调说话。苏武大哥不是偷窥狂,这位东北汉子向来光明磊落;但那天,他还是颤惊惊的偷窥了半天。
其实原本他不该这么早就出来,可他夜里吃的猪头肉似乎有了猪流感或者甲流感的症状,所以跑了肚,拉稀;即便拉稀,他原本也不需要到院子里的公厕。可事情偏偏这样巧,他家的下水道堵了,用不了,只能不远万里到小院外面的公厕,所以就偶然偷窥到了这一幕。
也不知搁什么时候开始,芸芸众生开始盛行偷窥、偷拍这类鬼祟的行为。大概这就是饱暖则思淫的类似反应吧,做为生物物种之一,尤其是属于金字塔尖的高级生物物种,人类的偷窥心理最为强烈,所以才有了狗屁偷窥文学和偷窥文化。
幻想或者幻觉:在北海给强悍匈奴人牧过羊的苏武,嘴边流着黏液的口水,眼睛瞪的溜圆,白眼仁布着血丝,贪婪的扭来扭去,同时一只手捏着蘸满墨汁的狼毫笔,不知在准备写还是在准备画,抑或什么都不做……
如果苏武真成了那形象,汗青里就不会有苏武牧羊这段糗事了,而只能在某个看守所里寻找到一个无名小色狼的自述笔录了。嘿嘿……生命与灵魂,一切皆可在幻想或者幻觉里扭曲;而唯有被扭曲过,才能真正洞彻到人之初的本性。嗯,不过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鬼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武成了这形象,才赢得那位匈奴女子的青睐,才有了老婆、家庭;据说,好些多情女子就喜欢男人色迷迷的模样,并且称之为个性与性情。苏武大哥没做外交官前,没到北海牧羊之前,身处中原时,可没哪个女子喜欢他痴痴呆呆的模样,因为那时他毕竟默默无闻;现在的女子,有哪一个会爱上一位默默无闻又没什么钱图的男人,除非这个女子犯了傻,大脑让虫子嗑了,给飞机尾巴扫了。
不过,等到苏武能够回归到祖国,他又开始和匈奴老婆分离;那个习惯了另一个风俗的女子不愿抛离故土,苏武也只好一个人回到故土;本来,他也不想回来,毕竟一个迈入老年的他极渴望家庭的温暖,但他背负着一个精神上的盛名,不可以不回到故土,这也是他选择居住在这座边陲城市的缘故,更是他望见美女就情不自禁地多张望几眼的缘故;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偷窥到婉如站在院门口的一幕。
这时的苏武,早就成为过气的星儿,并且年龄又老,更没有什么房产,也就没有哪个女子再做她的粉丝,肯嫁给他;更何况,他口袋里没什么银子,又是个有家室的男人,谁也不想卷入和一个贫穷老男人的情感纠纷。
苏武自打从北海回来,就享受政府补贴;只是这补贴和政府公务员的相差甚远,只够他日常生活开销,所以也就没什么积蓄。
哦,正是从那时开始,我慢慢留意起婉如的。后来,日暮黄昏,吃过晚饭,我们一群邻居又坐在院子里聊天、侃大山时,那个婉如又坐在老曹前面,聚精会神的听老曹讲述昔时那莫须有的往事。天知道老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故事要讲;每次几乎都是老曹在讲故事,以至于淘气的米卡不知搁哪儿找到块小黑板,用粉笔在上面写下CLUP四个英文字母。这次,老曹讲的是他姑妈家的表妹从苏州来到曹府;原因是他姑父姑母忽然相继病逝了,那孩子成了孤儿。
老曹讲的时候,我眼不错的盯着婉如;在我的脑子里,在老曹沙哑苍桑的嗓音里,婉如留给我的印象似乎就是那个林妹妹。
现在的婉如每天都骑着那辆古董般的凤凰牌自行车,朝八晚五的进出这个被外界称为十三家的大杂院。她的父亲头年病逝的,只是她没什么亲戚可投,只能留在这个院子里。而且,她一个小孩子,又能到哪里去?最起码在住在这里,可以省些宿费。
婉如的父亲在工作时忽然昏倒,给送去急诊,然后就一直呆在医院里,先是ICU,再就是普通病房,最后她的父亲在一个炎炎夏夜里停止呼吸,她就一个人居住在这里。
那些日子,婉如每天都很沮丧,甚至以泪洗面。大家都在努力安慰她,可毕竟谁也不能替代她的父亲,谁也不能真正给她曾经拥有过的家的温馨,而且别人也都有自己的孩子,都需要花银子,哪里又有多余的银子给她呀。十三家房客能做到的,不过是在她学习之余,把她拽出来,让她和大家一起围坐在石头周围,一起闲聊。
虽然每个人都在讲故事:或者路上偶遇,或者自身所处的职声轶事,或者久远的家族史。但慢慢大家发现,婉如最爱看的就是老曹那唾沫横飞的模样。
我表妹,可是个闭月羞花的奇女子,而且很有才,虽然身子弱了些……”天知道老曹讲这事时,为什么会落下眼泪。
现在,我还能记得老曹端起酒杯,掩饰落泪的情形。他那件衣服的袖子比我们任何人的袖子都要长,即便挽起,堆在手腕能有几寸厚。他大有提及往事泪濡衫,或者江州司马泪濡衫什么什么的气势。哇,那在我眼里,或者在十三家的邻居们的眼里,也太不男人了。是男人,就应该有泪不轻弹吗;你看,他这样一来,把个婉如丫头弄成什么样子了。而且,你想想,一个人要是成天拿袖子当手巾,那他的袖子该多味、多脏呀……
这个老曹,还自诩什么准秀才呢;要他成了秀才,恐怕全天下也都乱了,把个婉如比作林妹妹,都哪跟哪呀。真不知他这是想做哈姆雷特,还是想做唐吉诃德。如果他想拯救什么,就别坐在这里,别坐在这块产权属于我的石头边上,别借着酒劲诱惑我们,而应当操持着剑或长矛,去把一切不公平荡平,或者做个侠客,劫富济贫,让婉如完成学业。唉,我真应该按移动或者联通的资费标准,按秒向这家伙收费,否则我的石头也太没价值了。
既然这里是CLUP,我们就应该some body……”米卡那阵子天天捧着新概念,所以说起话来就理所当然的冒出新概念的味道。
萨姆……什么……”歪戴着帽子的半截烟从裤兜里掏出娇子,含糊不清道。
还萨达姆呢;是some  body,简称SB,就是某人的意思;米卡加重语气,扬了扬手里的新概念:这是英语,你懂吗?--快把烟掐了,没看到还有这么多女士吗?说着,他就象那些登台明星向观众索要掌声般扫了那群女士眼。
SB
SB……米卡的解释让我哈哈大笑,本来汉语就有很多歧义,可英语,简单的英语字母刹那间也产生这样多的歧义,不能不让我想歪了;况且并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想,百度和谷歌也暗地里将对方网址链接为SB
嚷什么嚷,没看见大家在听故事吗?!婉如白了眼米卡,不客气道:你爱学习,自己就到那旮旯学去,我们还要听故事呢。
就是,就是;快去一边吧,没人哄你。樱花用铅笔在画布上顺手涂了几笔,忽然忍不住笑:米卡,我看你挺象some body……”
和雪并排坐着的蓝皱下眉,半掩着嘴,垂下头,又咳了起来。
半截烟!雪忽然挺直腰,手指向半截烟。
半截烟的一声,整个身子都转向雪;夹烟的手和嘴分开些距离,脖子向前拱了拱。这个半截烟,最最经典的动作就是无论和谁说话,脖子都会向前拱,而且老爱夹着烟,所以人称半截烟。
最近,半截烟也伪娘般地抽起四川产的娇子,似乎他是个四川人。不过,我琢磨,这一定又是他那位没有营业执照的老板抽剩下,赏给他的。那位蜂窝煤老板,时常将吸剩下的半盒烟送给半截烟,以示他体恤下属员工。不过,半截烟虽然接过老板的赏,却不感激,因为他一想到老板拒绝帮他贷款的事儿,心就凉下半截。
半截烟一直渴望拥有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可他没银子,只能想些别的办法;但某次他和老板提起,却被老板毫不客气地拒绝。
一边吸去,雪厉声道,简直不容半截烟有任何申辩:没看到蓝都咳嗽了吗?!
其实在我看来,蓝才象林妹妹,弱不经风……
“have a ckld……”
米卡又嘟囔了句。
半截烟无可奈何地掐灭烟,尴尬地笑了笑,抬起手:哦,对不起,我忘了……”
咦,这么热闹,我喜欢……”就在这时,一道阳光般的声音挤了进来:我为风狂,北大六年级学生,认识大家很高兴……”
Come  in
,还是 let…in…
现在谁也记不清到底是我为风狂自已找到这里的,还是墨夜领他来到这里的;反正我为风狂不知不觉就融入十三家房客这个大集体里。
记不清那个我为风狂什么时候来到十三家房客这座大杂院的;只记得那天黄昏墨夜家忽然来了位客人,说是北大的学子,现在已经毕业,只是找不到还赖在学校,也就是所谓的北漂,想要找间便宜点的出租房,于是就找到墨夜家了。
这位北漂男孩,穿件白色夹克,戴付无边眼镜,拎着电贝斯,背着个网袋,网袋里的蓝球随着身体的走动一晃一晃的。夕阳斜洒在他身上,他浑身上下就跟踱了层金,微笑的表情酷似style哈韩族们的哈韩笑靥。我们都坐在院落里,正听着老曹讲凤姐和小蓉奶奶,也就是凤姐和秦可卿的逸事。
不过,说着说着,不知怎么老曹就又讲起他表妹。
唉,我表妹可是位才女,虽然身子弱了些,到最后还常常咯血……”老曹唏嘘泪下,端起扎啤杯,猛地喝上一大口,似乎胸口还在疼。
那准是天妒英才;不用说,这人肯定短命!我为风狂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婉如身后,突然做出评论。
大家都面面相觑,楞住了。
唉,那一刻,院子里静的,掉下根针都能听得到;老曹叹息声。
那时十三家房客还都不曾知道老曹真的有个表妹,而且这个表妹最终因唠病,咯血而死。但我们所有人都看出,这次老曹是真的伤心,真的潸然泪下。
又怎么了?这时,刚刚逛完夜市,拎着大包小包的袭人大妈从院门口出现;和她一起的还有闲云大姐,以及李晓丽。
李晓丽极少听老曹讲这类陈年逸事;即便坐在一边听,也是自顾自地想着心事,迷迷离离直发呆;这次,她显然和袭人巧遇,因为虽然三个人一起进了小院,李晓丽却拎着在超市买来的食物径直奔回她的蜗居。
没怎么,我们正在听故事呢。我四下里扫了眼大家,应了声。因为我发觉,我要不应一声,似乎大家都要沉默下去。
臭小子,是不是你又惹你老曹大哥了?袭人大妈颠着小碎步,冲向我准备为老曹伸张正义;可惜她不能得逞,那些从夜市买的菜呀什么的占了她两只手。
我为风狂礼貌的向袭人大妈点下头,然后阳光地笑了笑:我说,那还是她不经常参加体育锻炼;要是经常参加体育锻炼,打打羽毛球,跑跑步什么的,身体就会慢慢好起来……”
只是我为风狂说过这话,大家又沉默下去。他却没有丝毫的尴尬,左右扫了眼,浑然道:怎么,我说错了?
那袭人大妈终于明白这次不是我惹的祸,瞪了眼出现在院子里这张陌生的面孔,然后一前一后和闲云大姐回了屋。
我为风狂却没有一丝惭愧的意思;他居然变戏法般拿出蓝球,站在当院里拍起来。
喂,小妹妹,你也来拍两下?我为风狂向离他最近的婉如诱惑道。
只是婉如在犹豫。
我要回屋休息了……”蓝抻个懒腰,向雪说道。
好吧;我也要回去了,今天有点累。雪也打个哈欠。
这天,酒格格去了武汉,据说她在那边找了个和她专业适合的职业,在家酒吧做了名调酒师,所以能够照顾蓝的就只有雪了。
来吧,来吧,生命在运动;我为风狂丝毫不知道这个时间是十三家房客听故事的时间,他依旧没有礼貌地在诱惑:你看,这多好玩……”
蓝球在起起伏伏,蹦蹦跳跳,敲打着地面,也敲打着我的视线。婉如终于站起身,接住蓝球。
打那以后,婉如放学的时间似乎提早了;她回来后,会留恋在院子里,拍拍蓝球,或者就坐在她家门边,不知在等着什么。婉如这一连串的反常行为,让大家猜疑起她有什么秘密。
是的,一定有什么秘密。这秘密,困惑着大家,直到某一天,给苏武无意偷窥到。只是,和婉如说话道别的那个男孩子是谁?苏武并没看到。
而那段日子,老曹最常讲的故事就是他那位身子很弱又神经质的表妹的故事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犊子
(2012/7/11 18:31:00) [113.3.209.]

我就是爱在无言,本文作者,可惜我已经忘记了我的密码,天哪,好悲催。
现在,这篇小说,发在网易上,链接为: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270007/000BODUI.html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穹星疏流云轻, 月光微明人生情。 无边夜色何时尽, 霜天寥廓任我行。

蓝月无霜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173665722 联系人:蓝月无霜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