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十三家小院(石头记)3_蓝月无霜!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朋友原创专区>>>原创文章>>>十三家小院(石头记)3
十三家小院(石头记)3
发表日期:2011/1/5 21:00:00 出处:未知 作者:爱在无言 发布人:gxjl5704 已被访问 785

十三家小院(石头记)3
我爷爷,那时穿着黄马褂,可以直接进宫的,随便在紫禁城里进进出出
……”
多少个夏日黄昏,老曹会呷着生啤,坐在那块大石头边,就着袭人大妈腌的小黄瓜,或者一小碗煮猪肉,一边唾沫横飞的讲着他年少时的逸事,一边消暑。看不出来,这个老曹,年轻时还有一番阅历,翻过些跟头;只是这阅历在我心里还有些疑问。

我祖父最爱抱着我;我坐在他膝上,看着那长长的胡须,心里也想和他一样穿着黄马褂走进紫禁城……”肥腻腻的猪肉塞进老曹的嘴巴里,让我感到恶心。
切,那些豪华人生,也许是他道听途说的吧?多少人梦想踏入上流社会,可又有多少人能成为上流人士?这社会的基础还是我们这些平民;没有了黄金分割下金字塔塔基的这些平民,地产商、电器商等等一干商人又上哪里挣银子去,他们挣不到银子,又怎能购买奢侈品,怎能购买名牌,怎能引领新时尚新潮流,政府又哪里有什么税收?唉,这个老曹,也不知咋想的,似乎成天都在梦里,就他那样,还进宫呢,难道老曹的爷爷是太监,能随时出入宫里;可太监又怎么能生出儿子?我看着他醺醉的酡颜,我忽然想到婉如。那个婉如,这个时候能在哪里?她可是刚刚丧父,胳膊上还戴着孝呢。我下意识的回下头,苏武大哥和海棠还在院门边收掇着花草。
我们这里是个大杂院,最起初住着十三家,所以给那些好信的人附会成十三家房客,并且不知怎么给某位编剧知道,入了某位名导的法眼,成部电影的片名;再后来,我们这小院就给时光堙没,也给一些熟悉这里的人称为十三家小院。其实,等到了后来,慢慢的,这个大院里已经不止住着十三家;而且,我们都不是房客,应该算是土著……不,不都是土著,老曹是我们这里的一个例外,他寄居在袭人大妈家,只能归于游客一类。
很多时候,我甚至怀疑这个老曹是不是有病,脑子里有病;否则他怎么老说些没边儿的话事儿呢?这个lazy曹,就不会弄点新鲜的创意,也编个类似于新小说或者新玄幻之类的东东,吸引下大家的眼球和耳膜?
现在许多网络写手都这样没创意,人云亦云,别人写穿越,他也写穿越;别人写玄幻,他也写玄幻,总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总是为了迎合与媚俗,却老以为自己最伟大,最了不起,以为全世界就等着他平地一声响,光复与振兴日趋没落的文坛呢……
大杂院里的这十三家相处的融洽,应该是和谐社会的榜样。这不,海棠和苏武又在那里鼓捣他们从山里移植过来的海棠树,以及一株刚刚冒芽的葡萄。一粒种子可以哺育出整个森林,相信苏武和海棠听过这话,所以才会将大伙吃葡萄时吐的籽辛苦的收集,然后埋在那几棵移植的海棠树旁。他俩告诉大家,再等俩月,等到七夕,满院子的人家就可以坐在郁葱的葡萄藤下,听着牛郎织女在鹊桥上的悄悄话,聊天喝茶侃大山了。于是,夜里睡不着时,我开始联想等到葡萄藤遮盖住整个院子,我就会彻夜歇息在那里,累了就顺手摘颗葡萄吃,那是何等的惬意呀
……
那天,苏武看到葡萄冒出了芽,煞有其事地对我讲,也就一个来月,或者四十几天这株葡萄就会卷曲着藤蔓,爬到我和老曹那间小屋里。我可不信这事儿,从院门口到我住的那间房窗口,少说也有十几米的距离,而且还是老曹霸占着临窗的床,即使苏武的设想能够成真,得到实惠的只能是老曹。

不过,如果葡萄真的能结蔓,七月七的夜晚,我可以坐在那下面,静静地聆听七仙女和牛郎那俩比翼鸟儿的情话了……
我和老曹成为室友,实在迫不得已,谁叫我没银子呢,而袭人大妈又想搞经济建设,把原本装些杂物的房间收拾出来,让我和老曹同住;我每月只需交三钱银子,不象其他房客,少说也得交一两银子;只是我的房间小了点,只有十几平方米,老曹那张写字台就要占了三分之一的面积。而且老曹这人属夜猫子的,越到晚上越精神,点着长明灯,趴在写字台前,不时往那些孩子们丢掉的作业本或者人家当垃圾扔掉的旧日历后面潦草涂鸦着什么;涂到兴致,老曹还会大笑或者大哭一声,偶尔还会长声叹息,弄得我常常彻夜不眠,弄得我第二天打不起精神,常常给那个艾格瑞特嘲笑。

艾格瑞特编了个词:睡不好,就是肾不好;肾不好,就是作风不好……真冤呀,我倒想作风不好,可我跟谁作风不好去?
一提到作风,我就想到蓝……偶尔我会幻想,我和蓝缠绵在一起,亲吻,作爱,乃至生出一堆小小爱;这些可爱的小小爱围簇着我和蓝,叽叽喳喳,象群快乐的麻雀……
老曹讲着讲着故事,呷口生啤,扫了眼那俩大哥级的人物,忽然借着酒劲儿嚎了句:弃我者去,昨日之日不再留;乱我者心,今日之日多烦忧!

而且,我一定知道,他还会说欲要上青天觅明月,最末会长叹一声: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这个书呆,偶尔也挺有意思的。不过,我也会说,会把一些看熟了的话站在大庭广众下背出来:要生存,还是毁灭,在这场物欲横流物欲泛滥的时代,我唯独剩下两样东西:自尊和迷惘……哦,那些扰乱我们心灵之眼的微尘;哦,那些让我迷惑的欲望,让施柰德镜头锁住刹那的我吧!
当然我还有下一句: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挨着饿歇斯底里浑身赤裸,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
看到他这样,袭人大妈照例会在一旁,边挑着米里的白石子,边附和两句。不知怎么,最近一阵袭人大妈买的大米老是羼着这种小白石子,万一淘不净,就会咯牙;老曹的一颗牙就是这样给咯掉的。这些粮食小贩,以及这些小商小贩和大商大贩们,总这样无德,弄些什么毒奶粉,或者加些什么苏丹红,挣些昧心银子。

据袭人大妈讲,老曹年轻时,曾闹着要出家;幸亏有个叫柳湘莲的青春偶像明星的劝解,老曹才勉强放弃了出家的念头。不过,曹家也因此搭上了十两白花花的银子,还送上尤三姐的命。
那个尤三姐打十四五岁,就痴迷柳湘莲,凡是柳湘江莲演的折子戏,她都要跑去看,哪怕有天大的事也挡不住;因为对于她,去看柳湘莲,就是天大的事。尤三姐的闺房,除了几件简单的女红粉脂,就是柳湘莲到各地演出时张贴的海报,她把那些海报当命根子,收集起来,视作宝贝。
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尤三姐的生活因柳湘莲的存在,多了乐趣,也多了烦扰;就在柳湘莲到过曹家的次日,尤三姐吞了金。那年,尤三姐才二十出头,暗恋了柳湘莲五六年,当了追星族五六年;可柳湘莲并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尤三姐这个名字。
哦,想到这里,我就会好奇而叵测的问:那个尤三姐,怎样死的?
袭人大妈闻言,立刻扔下手里的簸箕,错着小碎步,抱到我跟前,揪住我的耳朵:兔崽子,哪壶不开你提哪壶是不是?!

算了,算了,闲云大姐见状,离老远朝这边嚷了句:袭人大妈,跟他一样见识呢,你也不知道小爱就这样脾气,成天有口没心的;小爱,你这人就是欠跪搓衣板;等你有了媳妇儿,姐把家里的搓衣板也借给你媳妇儿
……”
闲云大姐的话音末落,院子里就已经和起此起彼伏的笑声。

雪,坏丫头,月影,苍狼,蓝,都都,木头,渗透,还有那俩鼓捣海棠树的大哥级人物,目光纷纷落到我身上。
我家也有搓衣板……”雪也嚷道,向我声讨着。
我家也有一个……”坏丫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还有我家,我家的搓衣板也要借给你媳妇儿……”蓝笑出了眼泪,歪在雨中的雪的怀里,忽然给粒瓜籽瓤卡住嗓子,咳起来。
……”我想对蓝说,你不就是我媳妇儿吗;可看到蓝咳起来的模样,我没说出口。
这孩子,轻点笑呀……”雪抚着蓝的背,嗔怪道。
因为这顿咳,蓝给雪和酒格格这对孪生搀进屋;临进屋前,蓝扭下头,她的目光越过雨中的雪的肩头,微笑着飘落到我身上。
有什么可笑的,居然笑成这样;真遇到可笑的,这些女孩子还不知会笑成什么样呢。
酒格格之所以有这个雅号,是因为某次她和我们一齐到串店消遣,拼起酒来,居然把下了岗的前外交官苏武拼倒,三杯45度的小烧,四瓶啤酒的战绩让每一位男人都感到汗颜。
那时,凤姐主持我们家的家政;她可是个厉害的角色……”老曹还在对他的家族史喋喋不休。
他的这些故事,我听的耳朵眼里都快出茧子了,凤姐、李纨、史湘云,每一位都刻在我的脑子里了;我想,整个院子里的人也都已经听腻烦了,可他每次讲,还那样的饶有兴趣,还会有人听的津津有味。这个老曹,自以为他多么的雅士,其实不过是个落魄的穷酸;我听月影老师讲,这个曹雪芹连秀才都不曾中过,就天天自诩,以为他自己多了不起。不过,尽管如此,老曹还是艳遇不断,据说在他年少时,就有个卫若兰要嫁给他;只是因为曹家败落了,卫家才拒绝这门亲事;但那个卫若兰,还是在出嫁前的一天,将件丝绢手帕托人送给老曹。
这年头,谁都不比谁多什么,谁都不比谁了不起;只有钱才真正的了不起。有了钱,可以做许多事情,买房子,娶媳妇儿,求得一纸学历,或者到哪里潇洒去,甚至于包个情人;有钱就可以使鬼推磨,有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因为现在已经是物欲横流的时代,大家都包裹在里面,谁也逃脱不掉。谁要说他不爱钱,不喜欢银子,那他就别存钱,就把他的银子全都给我;我可不怕银子咬手。
不过,似乎只有老曹满不在乎,真的达到清心寡欲的地步,他每天替袭人大妈看过包子摊,黄昏以后就坐在那块我从水库拾来的大石头旁边夸夸其谈,有时就剩下他一个人,也会自斟自饮着,自已嘀咕着什么。我常常在疑问,这人是不是真的有病,而且是全家族都有精神病病史?或者老曹曾经的辉煌家世已让他看透了世态。
喂,老曹,你说的这些事儿,我们早就知道了。看到袭人大妈回屋取东西,海棠大哥朝这边嚷了句。
的确,老曹说的事儿,满院没有人不知道的;这院里,恐怕也只有婉如那个老曹的铁杆粉丝搬个小凳,每天支着下巴,喜欢一遍遍的听。
婉如每次听过老曹的故事,都会唏嘘不已,泪濡胸前。这个多愁善感的婉如,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子,她只要一出现,就让大家,尤其我们这些男人怜香惜玉。
也许女孩子天生多愁善感,都喜欢听这一类出入豪门的故事吧,那些玄幻、穿越之类的故事不也如此吗,都是步入豪门,成为争斗中的主角和争斗中的最终胜利者;依我说,这类故事,就是精神鸦片。
可是还有人不知道……”曹雪芹夹起一块肉,啧啧有味的咀嚼着说。
那你可以象坊间一样,把你的事儿写出来,然后卖出去呀;李晓丽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院门口,建议道:那样大家不仅会知道你的故事,你还会挣一笔银子;到时,也让袭人大妈享享福呀;你看袭人大妈,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天天蒸包子,还要这样辛劳,多累呀……”
那是商人所为;我写东西,只是为了娱乐,不是为了那些功利……”老曹大概醉了,半迷着眼,夕阳斜照洒在他空洞的额头上。

唉,真是可惜……”李晓丽叹息道。
我顾忌地回下头,袭人大妈从屋里探出头,警惕而爱护的环视了下院子里的人。如果她知道我们又在说这些,准会颠着小碎步,过去声讨。
突然老曹将酒杯重重摔在桌上,仰起头,大着嗓门:我一定要写出一本惊世骇俗的文章,让所有的人都记住我们老曹家,记住老曹家的辉煌与没落……”
顿时,院子里的十三户人家的成员都呆住了;因为老曹从没这样感慨过,也从没说过类似的话。

停了停,那位苏武大哥直起腰,扫了眼那地段大石头,严肃地说:那你这篇文章就叫做石头记吧。
好,太好了,那这就是女娲补天时漏下的那块补天石。老曹迅速接道:青梗峰下一顽石,假是真是真亦假;这就是疯道人的假宝玉了。

什么什么呀,这都哪跟哪呀,乱七八糟的,这块石头可是我的私有财产。现在的人也太疯狂了,说起话来没边没沿的。我呆呆瞅了眼老曹,觉得他准是想出名想疯了,要不就是酒劲上来了,耍酒疯呢。这个物欲猖獗的社会,都把人折磨成这样了,唉,没招呀
……
于是,我眨眨眼睛,也抬高嗓音倜侃道:这是一个颠倒的时代,物质和精神已经疯狂的不成样子;唉,倒霉的你却要担起这样重大的责任
……”
可谁是老曹的奥菲莉亚,谁又是老曹的洛神?我乜斜了眼老曹,乜斜了眼其他十三家房客,同时也乜斜向这个混沌的社会。

那个婉如怔怔的,如醉如痴的听着我们的高谈阔论。
糖糖却撇撇嘴,离开了;每天这个时候,都应该是糖糖写家庭作业的时间。闲云大姐给她立下的这个规矩,自打我搬进这家小院都不曾改变过,可以说是雷打不动。
李晓丽呆了呆,眼神迷乱,不知在想什么。我悄悄站起身,想要靠近她时,她却匆匆走出院门。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穹星疏流云轻, 月光微明人生情。 无边夜色何时尽, 霜天寥廓任我行。

蓝月无霜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173665722 联系人:蓝月无霜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