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十三家小院(石头记)2_蓝月无霜!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朋友原创专区>>>原创文章>>>十三家小院(石头记)2
十三家小院(石头记)2
发表日期:2011/1/5 20:58:00 出处:未知 作者:爱在无言 发布人:gxjl5704 已被访问 660

十三家小院(石头记)2
也许N年后,我会忘记李晓丽是谁;漫长人生里,会有许多人闯入我的生活里,然后或者很快消逝,或者长期相识;但现在看到她,我还是感到特舒畅。她不论什么时候都穿着旗袍,各式各样的旗袍,似乎才从晚清或者民国初年典雅地走过来。虽然她是个女子,但她谈吐总不一般,而且见解也和别人不一样,譬如谈到教育,她总说现在的学校立足于经营,立足于商业,都是骗钱的,能够教育给被教育者的,不过是些大家都知道的东东,一点儿新意都没有,而且教给被教育者的,大多是没有什么实际用处的东东。

哦,说到这里,我必须说明一下,李晓丽就是位教师,一位执教资格被别人冒名顶替的教师。听着她的言论,我在想,也许——正是因为置身其中,对教育太熟悉了,知道太多的内幕,她才会这样说,就象什么什么鬼智者说的,置身其中才知道里面有多腐败;于是,李晓丽才会不无感慨的说,一个社会的成功与否就在于教育有没有被污染;而同样一桩坚硬的东东,其实最终的腐烂都是从内部进行的。李晓丽,就是位敢于从内部揭露蚀嗑的虫子儿。
我才不是虫子儿呢,我是少塘主……”听我这样说,李晓丽满口湘音地反驳道。
是的,许多人都可以作证,李晓丽的老爸在那个遥远的乡下养着面积上百平方米的鱼塘,而且每次过完春节,她都会带回许多鱼,鲤鱼、鲫鱼、胖头鱼、武昌鱼、匙吻鲟,当然还会有一些湖虾,分给大家。我最爱吃的就是她带回的那些做好的菜,小鱼饽饽、爽脆鱼鼻、小葱炸鱼脸;也正是从李晓丽那里,我知道正宗的武昌鱼身上的大刺有十三条半;至于为什么还有个半条,我不知道,她也没说。
当然,逢到李晓丽高兴时,她会将下半截旗袍向上提一提,然后半蹲在破烂石头旁,给我讲用一条鱼做出的全鱼宴,什么清蒸鱼头,葱烧鱼肉,炖鱼尾,炸鱼翅,煮鱼丸,鱼鳞面,说得我直流口水。
我猜想,如果李晓丽有一天做了人妻,当了人母,那她一定是位贤妻良母,每天穿着她那典雅的旗袍接送孩子,或者陪伴老公四处应酬;而温馨假日里,她又会做出美味。想到这里,我就会垂涎,就会羡慕。不过,话说回来,羡慕嫉妒,就等于什么都不在乎。
有一阵子,我倾慕李晓丽,觉得要是这辈子娶这个女人做老婆,肯定会无比幸福;但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主意,因为渐渐地她在此心目中成为圣女,而非剩女。另外,我忽然害怕那些做老师的,害怕他们整天逃不开老师的习惯,和他们生活在一起,难免让自己有种小学生的感觉。
不,你是曾经的少塘主。她的小老乡,无霜偶然经过,接口道。
怎么成为曾经了?我疑问道。
她家的鱼塘,早就没了,给村子卖了。无霜一手拿着棉花糖,一手四下里指了指,似乎在指向遥远的家乡:村子里为了开发,把好些地方都卖给了开发商,现在她家的鱼塘都成为一片大楼了……”
哇,围塘造楼了,可以和荷兰的海景有一拼吧;只是据说李晓丽家并不靠近海,倒是靠近一条河面上满是白色垃圾的河。现在,满世界的河流,能够找到没被污染的,恐怕只有火星上的疑似河道痕迹了。

无霜是到城市里来打工的,在一家什么鬼才知道的山寨电子厂打工;今天她休息,就来到她老爸老妈这里,享受下家庭的温馨……
那家电子厂,有着诸多苛刻的要求,例如不准员工随意离开工厂,例如需要抵押头三个月的工薪做保密费,等等。而今天,则是工厂的食堂为了节约经费,没开伙,所以就放了她们一天假,让她们自行觅食儿。

无霜的老妈,胡秋看到宝贝女儿回来,颠颠的,拎着环保兜,上街买菜去了。世上,普遍当妈的都心疼儿女,胡秋也不例外,她看到女儿的刹那,头一句话就是这孩子瘦了’……
哦,恭喜,恭喜,那你成了地主了;以后,我再流落街头,就有地方住了。我忙向李晓丽套近乎道。

李晓丽的脸色却变了变,不满意地扫了眼无霜。无霜却早哼着歌走了;这个无霜,每天都无忧无虑的,只有我知道她在做着演员梦,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周迅张柏芝一样的星,或者有朝一日能够通过海选,脱颖而出地成为李宇春或者曾轶可;为了这梦想,她成天都在减肥,都在健美,都在节食,都在练歌,为将来可能有的那天做准备;无霜的座右铭就是:成功总是为有准备的人预备的……
我才不是地主呢,我是被凌辱与被侮辱的……”李晓丽甩下这句话,转身退缩进她的巢。

我四下里张望了眼,无趣起来。
看你,以后少说话不行呀,姐姐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你还不长记性!闲云大姐递给我一块馕,数落我句。
可是……”
我想辩解,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辩解。而且,就连闲云大姐也端着她做好的馕走开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李晓丽她家早就没有鱼塘了,而且那些村官们也没有补偿给她家什么;李晓丽之所以到了这里,离开湘省,到遥远的这座城市里当一名民办学校教师,住进西祠胡同里的这间小院里,就是因为她在家乡没有事情做,也没人敢让她也做事。
如果她家还有鱼塘,或者她的教师资格没被那个膺品鸠占鹊巢地冒名顶替,她就是用不着出来了。
据说,昔时李晓丽——老李家的鱼塘方圆百里闻名,湘潭缺少白鱼汤,龙王请来李家塘就是说她家的;但为什么她现在老是对家乡,尤其是对自家光荣历史避而不谈,我一直很纳闷,并且私下认为,绝不会因为村里把土地卖掉却不给她家任何补偿这样简单。
我还记得,我刚搬到这个小院时,曾见过她和一位满脸风霜的老汉在院门口说着话;隐约的,我记起那天的李晓丽满脸伤感……
喂,这到底怎么回事?!我郁闷地大嚷了声。

你吓我一跳,这臭小子……”那位经常在新华路立交桥下摆摊卖鱼药的唐丽恰恰经过我身边,她手里拿的那几包鱼药散落到地上。
嘻嘻,你这样的强人,还能吓到你?!我嘻皮笑脸道。
唐丽却没再搭理我,她正着急赶出去;瞧她这样,恐怕是碰到大卖买了。记得上次也是这样,她急忙的赶回来取鱼药,准备卖给位退休老干部;结果等她赶回去,她老公告诉她,那个退休老干部等不急,已经走了;虽然那位退休老干部说第二天来卖她的鱼药,可她等了一百多个第二天也没等到人家,以至于她进的一千多袋特制鱼药,花了将近两百天才卖出去。于是她再以后,遇到这样的生意就会一路小跑,就象个参加奥运会的竞走运动员般。
你这小子,又惹什么祸了?!闲云从窗口探下头,追问道。
没有,没有,就是刚才喊了声,把唐丽吓到了。我摆摆手,回答。
你也是,大白天的,瞎嚷嚷什么,快进来吃饭吧。闲云责怪道。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身朝闲云家走去。
路过李晓丽的窗口,我看到她正对着挂在墙上那墨宝发呆。也不知她搁哪里弄的这幅毛笔字,一首乌衣巷的诗还怪文雅;那是二十八个工整的小篆,什么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叫我弄不明白她怎么这样伤感,就跟老曹讲的那个林妹妹一样。
你好好拿着吃,不许再到处胡说八道!闲云递给我碗煮的稀烂的羊肉,嘱咐我。
可我没胡说八道呀……”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道。
给你吃的都堵不住你嘴……”闲云嗔怪道。
不过,即便闲云再怎么说我,我都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因为在这间小院里,只有闲云对我最好,每天都会招呼我到她那里吃饭;就连我和那位狐狸在一起时,闲云也常常招呼我俩到她那里吃饭,因此我总是称呼她为大姐。只是可惜,狐狸跑了,不再属于我,而属于那位卖药的西门……
哎,你知道吗,李晓丽最不愿提家里的事儿,你以后别老再人家跟前提……”闲云坐到我面前,将香菜沫撒进羊肉里,扫了眼窗外,压低声音告诉我。

为什么呀?我纳闷道:我看她挺想家的呀……”
你难道不知道,她家的地是让村里强征的,一点补偿都没给……”羊肉进了闲云的嘴里,顺手进去的还有一块馕。闲云大姐吃饭总是细嚼慢咽的,哪怕前面再有怎样火烧眉毛的事情。

我知道呀……”我吃饭,却狼吞虎咽的,恨不得一口就吃完。
你慢点吃,小心以后得胃病……”闲云抬头瞅了我眼:那你不知道她原本有教师资格,可给人家冒名顶替了,而且人家的老爸有权有势,惹不起;要不,她也不会大老远的到咱们这地方……”
那,那是真事呀,我还以为是谣言呢。羊肉太热,烫到我的嘴;我忙咬了一大口馕。虽然我不是教师,我还是知道有教师资格要比没教师资格待遇好,工资高。

可不是呗,人家顶她名的那位老爸,可是政府秘书长呢;她去告人家,结果人家就把她家的鱼塘收了,还反倒把她爸关进派出所;听说关了好几天呢,她爸的手腕那地方都给手铐勒出毛病了……”
这不是缺德吗……”忽然我想,既然李晓丽被冒名顶替,那她现在还能叫李晓丽吗?不,她不但不能叫李晓丽,而且还会成为一位没有户籍的黑户,或者她现在只能叫无名氏了;而那位冒名顶替者也一定痛苦非常,因为她有了两个名字,就只能做两面人,就象有着分裂人格的精神病人。

可不呗;结果,李晓丽她家不仅再包不了鱼塘了,还为了官司搭进不少钱,而且在家里再也呆不下去了;她老爸和她弟现在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所以,你以后别老在她面前哪壶不开提哪壶……”闲云大姐善意地责怪我道。
“yes
我立刻放下筷子,中指和食指并拢,向闲云大姐行个巴顿式的军礼:我以后绝对不提这事儿;可是,姐,你说我和老曹谁伟大?
我问闲云大姐这话时,我又回想到李晓丽那张冷若冰霜的脸;虽然她经历了这么多,可她泼辣的性格还是一点儿都没变。我曾经暗自猜想,也许正是她这种泼辣的性格,才使她面对那样秘书长大人的威逼毫不妥协的,以至于她流离失所。我隐约记得,有谁说过,面对那位秘书长大人认识我是你的荣幸这句话,李晓丽的回答只有一句话:我要维护我的权利
’……
一个老百姓说什么都不会和官斗的,除非威胁到这个老百姓的切身利益,除非这个老百姓被逼到绝路上,民不与官斗这可是古之就有的说辞。

闲云怔下神,然后哧哧地笑了:你这臭小子,难怪袭人大妈老骂你呢,还让我多管管你,我看你真的是欠管了……”
管什么呀?!--管吃,管住,管找老婆呗,那姐你多管管我。

说到这里,笑虽然还凝固在我脸上,可我心里隐隐的痛,因为我又想到了狐狸,想到那个一心要过人上人日子的狐狸。也许那个卖药的西门真的能让狐狸过上好日子,不愁吃不愁穿,风不着雨不着的。

你别成天和姐姐油嘴滑舌的,没大没小;等你再找媳妇儿,你看姐不给你告上一状……”闲云白了我一眼。
哎,姐,你说,既然李晓丽家的鱼塘被征走了,那她每次过完假期回来带的鱼哪儿来的呀?!我忽然又有了疑问。
闲云听到我这样问,慌忙向窗外瞟了眼,然后压低嗓音道:那是她花钱买的;她妈现在给人家看鱼塘呢,当然不是在她家那边——她家那边的秘书长发话了,谁敢用她家人呀?特别那些乡长、村长,他们害怕丢了乌纱帽,当然格外卖力整她家……另外这事你千万别说出去,她不想让咱们院里的人都知道……”
真他妈的黑暗,这不就是1984年吗!

我想到奥威尔的那部反乌邦托小说,来气地将筷子拍到桌上;闲云大姐的那碗羊肉颤了颤,险些落到地上,几滴羊汤还溅到我身上,溅到我T恤上乾隆大帝的脸上。

羊汤溅到乾隆老头的脸上,让我回忆起某本专门盗取名人隐私的小册子,那里头讲到乾隆的爷爷就是个天花落下的麻子脸;也许老天注定要爱新觉罗氏成为麻子脸吧,所以才让羊汤洒在我的这件T恤上。
啧,你小点声儿,闲云大姐紧张地瞥了眼窗口:什么事儿都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呀,我诧异道:我可是你弟弟
……”
你也是无赖,一个臭无赖……”闲云大姐迅速说道。

我才不是无赖呢。
我的思维跳跃,又幻想起李晓丽家曾经拥有的大鱼塘;水波荡漾,粼粼水面上游动着数以千计的鱼,李晓丽坐在塘边,看着垂钓者们,心思和鱼塘里的水波一起荡漾起来。不过,那样一来,也许我就永远不会认识她了。

忽然我又想到老曹;如果——人生总有数不尽的如果——老曹真的出身于仕族官宦的家庭,每准儿也曾吃过曾经的少塘主李晓丽家养的鱼。而命运就是这样的巧合,老曹家落魄了,老李家的鱼塘也成为一片楼区,现代建筑取代了自然风光,曹李两家同时没落了,正应了老曹那句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是,老曹和李晓丽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也算是大气候影响?我有点想不明白。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穹星疏流云轻, 月光微明人生情。 无边夜色何时尽, 霜天寥廓任我行。

蓝月无霜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173665722 联系人:蓝月无霜

琼icp备09005167